搜索
郭雅洁的头像

郭雅洁

网站用户

小说
202010/15
分享

东周演义 第一回 幽王轻废后太子 褒姒一笑倾国城连载

 第一回 幽王轻废后太子 褒姒一笑倾国城 

公元前779年,周幽王攻打褒国,褒国兵败,献出褒姒乞降。幽王得褒姒,如获至宝,对她很是宠爱。

幽王携褒姒进皇宫后,大张旗鼓办了纳妃仪式,何等风光自不必说。只说他从见了褒姒那一刻起,就离不开褒姒了,到哪都带着她。

因幽王专宠褒姒,而冷落了申王后及其他妃子。褒姒成为后宫众矢之的。

朝中一连十日不见幽王。大臣们对幽王都很有意见。大王在哪?谁都知道。宫中大臣,前去劝谏幽王早朝的已不在少数了。可一个接一个大臣,无不是空袖而回。幽王叫随从一句话打发臣子们走,就说他有要事,任何人不得惊扰圣驾。什么要事?作为一国之君,还有比国家大事更重要的事吗?臣子们背后暗发牢骚。

大臣们见不到幽王。凡来觐见幽王的大臣,一个个都被侍卫拦在了门外。不管是托随从捎话,还是写奏章,幽王都不闻不问。最后,臣子们实在没法了,只好搬出申王后。

有大臣去后宫求见申后。该大臣先是跪地向申后请安,尔后,哭诉着,把幽王听不进去的那番话又在申后跟前再说一遍。说君王因好色亡国的,自古都有。夏因妹喜而亡,商因妲己而丧。历史是面镜子,陛下应借鉴前朝得失,不可沉迷美色,荒废朝政啊!申后摇头叹息,说,作为后宫之主,没能管教好此妃,是我渎职。可是,目前大王与褒姒寸步不离,也没有机会管教她啊!说着,申后嘀咕,那个褒姒,虽然我不喜欢她。但她的确妖艳迷人。申后伸手摸摸自己的脸颊,心里说:“岁月无情。年轻时,最迷人的是灿烂的笑容。而今,最害怕的就是笑容了。一笑,什么法令纹、鱼尾纹都来了出卖年龄。”大臣见申后迟疑不决,唯恐她不出面管此事,于是他再三恳切地拜托申后,说,大王实在不让臣子们觐见。眼下也只有请王后出面劝说了。说罢,他又再三拜托。申后说,“那好吧!难得你们这么忠心耿耿,不忘国家社稷。我就代你们走一趟吧!不过,我也没把握让大王答应上朝。你们这些志士贤人的话他都听不进去,大王会听本宫一介女流的话吗?”

“大王,王后在门外求见。要见吗?”正当幽王搂着褒姒,同赏歌舞。这时,幽王的贴身侍卫慌慌张张跑来说。申后向来是个要强的人,对于感情方面也比较自私。恰好,她遇上了幽王这样花心的丈夫。往常,幽王移情别恋,宠爱新欢。申后总是争风吃醋,把幽王的爱夺回来。这回,申后倒是显得特别平静。平静得有些反常。自从幽王褒城打了胜仗,带着“战利品”褒姒回宫。申后和幽王匆匆见过一面,就毫无声息再没出现。不知她是赌气,还是怎么地,反正,这些日,申后都没哭没闹。

“停!”幽王挥挥袖子道。一时间,乐师及一群翩翩起舞的宫娥一齐退下。

申后进来了。幽王眨眼示意褒姒起身行礼,可褒姒依然懒洋洋地坐着不动。申后当褒姒不存在似的。她对幽王说,大王,我们这般年纪,不比小年轻。纵欲过度,当心身子。还有,这些日,你不关心本宫,作为一国之君,总该过问一下国事吧!你就这么放心把朝政交给别的大臣?长此以往,大臣们都习惯了没有你,就会淡忘你。如果一天,代大王管朝政的大臣起了贼心,想取而代之,不让你再回去主持朝政。说你年老体衰,无力过问朝事,适合颐养天年,联合百官罢黜你。那时,你该怎么办呢?幽王听了,觉得有些道理。于是,他叫人传令,明天上朝。

回到寝宫,申后怏怏不乐。想着,褒姒仗着幽王宠信,目中无人。而年近五旬的她,好比凋残的玫瑰,没法与含苞待放的鲜花媲美……想到以后的日子,都将在幽王的遗忘和冷落中度过,她就黯然垂泪……

正伤心,太子姬宜臼来了。宜臼是个孝子。平日里,他常惦念母亲申后。三天两头来探望申后。看到母亲伤心难过,宜臼担忧地问,母后,您怎么了?是身子不舒服吗?是否要传御医?申后摇头不语,泪眼朦胧。她的贴身宫女告诉宜臼,王后刚从翠华宫回来。新入宫的褒妃,无视宫规,见到王后娘娘也不叩拜。宜臼“噌”地一声,拔除腰间佩带的宝剑,道,母后别恼!孩儿这就去教训那个妖姬!太子刚走几步,申后呼唤道:“回来!”太子只好驻足。他扭过头来,问,母后还有何交代?申后叹息说,褒妃是个黄蜂窝,岂是那么好对付的?我儿切莫莽撞,以免闯祸!你父王打从见了褒妃,连魂都丢了,不理朝政,不问后宫。这是从未有过的事。眼下,连宫里大臣们都束手无策。此事先不着急,待日后我们再从长计议!经申后这么一说,太子无奈地叹一声,道:“哼!我倒要看看,她能嚣张跋扈多久?”

第二天,幽王纠结一阵,还是去视朝了。太子趁幽王不在褒妃身边,带着十几宫人,悄悄潜入翠华宫。幽王爱美人,美人褒姒爱花。因此,幽王把最珍奇美艳的花都种在了褒妃寝宫里。太子望着眼前娇翠欲滴的鲜花,心中爱不释手。但想着,父王与褒妃花前月下,携手并肩徘徊的情景,他就生气就恨!他大手一挥,带着宫人们来到琼台下,一起采摘褒姒园中的花。

守护这片园子的宫人闻声赶来,连忙阻止道:“这是大王与褒娘娘赏玩的花,休得毁坏!否则,后果自负!”太子手下人听了,都一一住手,踟蹰不前。太子“哼”一声,怒斥护园宫人道:“你知我是何人吗?我乃当今太子。这些花是我父王的,也是我母后的。我母后最爱这个园子里的花,摘几朵献给她何妨?”护园宫人说不过太子,见他人多势众,不再多舌,撒腿跑了。

他一口气跑到褒妃跟前,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情况……

一会儿,褒妃快着脚步,来找太子理论。

褒妃来到花园,看见园里的花都蔫头耷耳,一片狼藉。顿时,十分伤心。她亮起嗓门,对太子宜臼一行人激动地说,这花是你们随便摘的吗?谁叫你们来的?!宫人们面面相觑,一片寂然。宜臼冷笑道,有本事快叫我父王出来呀!真以为大王会为了你抛弃所有吗?连江山社稷也不要了吗?简直痴心妄想!王后作为六宫之主,统领后宫。你个小小嫔妃,可要规矩点!真不知天高地厚,凭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恣意妄为……我今天要替天行道,修理你这个妖妇!说着,太子甩鞭抽打褒姒。褒姒蜷缩成一团,任其鞭打。打了一会儿,突然褒姒往地上一滚,闭了眼。太子手下宫人从旁劝道,殿下,褒妃晕过去了。还要继续打她吗?太子嘀咕,怎么这么不经打!?我并没想要她命。他正要上前摸褒姒的鼻子,看是否还有气息。这时,听到有人喊,大王来了!……宜臼一时慌张,没有多想,就草草收兵,带着手下人走了。侍奉褒妃的婢女,见太子他们走远了,就把褒妃搀回屋去。

幽王心系褒妃,早早散了朝。

幽王脚步如飞,匆匆赶往翠华宫,来看褒姒。还没见褒妃,就听到褒姒隐隐的哭声。幽王忙问门外的宫女,褒妃怎么了?宫女把太子来搅局的事道来,又说,褒娘娘正在屋里忙着收拾行李。她和我们说,她得罪了王后,往后日子没法过,与其将来莫名其妙死在宫里,不如趁早离开这里。

一听褒妃要走,幽王急了。他冲进去,只见褒姒脸蒙着纱巾,身上缠满了纱布。幽王夺过褒妃手中的包裹,大喊着说,太子怎如此大胆,把朕的褒妃伤成这样!?美人,我会替你做主的。你不要走!你是寡人的心肝宝贝!你必须守在我跟前一辈子!说着,他一把紧紧抱住褒妃,半天不松开。褒妃的眼泪一直“哗哗”地流着。淌过她的桃腮,浸湿幽王的衣襟。

大王,你搂得太紧,我不能呼吸。褒妃说。幽王把手稍微松开一点,说,你曾答应过寡人,今生今世永不分离。难道你就忘了吗?褒妃说,我没忘,我也不敢忘。臣妾已经有了大王的骨肉了。怎舍得轻易离开大王呢?可大王想过没,您如此宠信臣妾,势必让臣妾成为王后、太子等人的眼中钉。今日众目睽睽下,太子不知受何人唆使,前来挑衅,毁我花园。还扬言说,要打死臣妾呢!幸亏没惊动胎气。幸亏臣妾装死,又有手下宫人误传陛下来了,太子才被吓走。否则,陛下从此看不到臣妾了……也说到这里,褒妃又哭得一塌糊涂,泣不成声……

看褒妃如此伤心、委屈,幽王十分恼怒,即日传旨,说太子宜臼,好勇无礼。为示惩戒,将其发配到申国,听申侯教训。东宫太傅、少傅等,辅佐不力,教导无方,一律革职!太子接到圣旨,想入宫拜见幽王,解释此事。可幽王早已吩咐把守宫门的卫士,不许通报。宜臼只好驾车去了申国。

听闻太子要来申国,申侯特命人备好酒菜,为太子接风洗尘。

见到外孙,申侯十分高兴。他问太子申后近来可好。太子把宫里的情况都告诉申侯。申侯听了,一声叹息。沉默片刻后,他好言劝慰太子别难过。不就是暂时离开京城吗?说不定很快幽王又会召他回宫呢!太子连连摇头,悲叹道,只恐有那妖姬在,恐我和母后以后都不能安生了。双方势如水火。妖姬日夜缠着父王。父王早已把我们母子忘脑后了。申侯道,天塌下来还有老夫顶着呢!别担心!太子想着,是啊,退一万步,实在混不下去了,他还可以和申后一起回申国。顿时,他内心的狂澜一下子平息了不少。他问,外公足智多谋,可有什么法子让我尽快回宫?申侯思索一会儿,缓缓地道,太子并没犯大错。若写一封书信,用言语向大王悔过自新,请求他宽赦。大王见你诚心悔改,定然感到高兴,消除心头余怒……太子想不出别的妙招,当日,即挥毫写家信,差人送去皇宫……

书信送去好些天,却毫无音讯。太子只道是信写得不够好,大王看到信,并不为之动心。于是,他又绞尽脑汁连写几封信,以示诚意。但一连数封书信发出去,都无回音。太子又给申后写了信,也未见回。太子知道,申后是不可能不回他信的。于是太子不得不开始怀疑,有人从中作梗,书信根本没送达幽王手里。想到这里,太子把送书信的士兵叫来问话。士兵慌忙跪下,祈求饶恕。说每次送信的途中,总被一伙武功高强的黑衣蒙面人劫走了书信。小的怕殿下恼怒,就一直没敢说实话。太子气得咬牙切齿,用宝剑指着士兵的咽喉,说,废物!滚!士兵叩首谢恩,慌忙退下。

再说,褒姒早有篡夺后位之心。这次太子宜臼被贬出宫,申后母子分离,幽王又冷落申后。褒姒心想,申后定然不会坐视不管,定会想法子让太子重新回宫。于是,褒妃一方面叫人这段时间盯紧了申后的一举一动;另一方面,叫人监视申国那边的动向。一有风吹草动,立刻将情况禀报她。果然,截到太子几封书信。褒妃阅读了,情真意切,感人肺腑。褒妃惊叹,这几封信要是落入幽王之手,加上他身边几个老臣鼓噪,说不定还真会让太子重返宫中。她倒吸一口凉气,兀自将信烧掉。

不久,褒妃足月,生下一子。模样可人,幽王十分喜爱。从此更加宠爱褒妃了。褒妃在朝中地位更稳固了。可怜申后,被丈夫冷落,儿子又不在身边,每日与孤独相伴。

一日,有人来报申后,搜到一封申后寄给太子的密信。褒妃立即拆开一看,信中大意,天子昏庸无道,宠信妖姬。我儿顽皮,只是折了几支花草,轻轻打了褒妃几下,就被贬出宫,太不公平!最近,妖姬新添一子,更受宠了。不知我儿何时能回宫?大王天天取乐,都忘了我们母子俩。我儿可写一封书信,佯装悔悟。待回宫,咱们再作计较。

褒妃见到幽王,哭诉道,承蒙大王宠爱,臣妾有幸诞下一子。可正宫因妒生恨,暗自写信给太子,说等他回来再计较。必是想谋臣妾母子性命,愿大王为臣妾做主!说着,她把信呈给幽王。幽王拆开书信,果然是申后笔迹。幽王阅毕,生气地把信扔在地上,说,哼!她这是在责怪寡人吗?她已年老色衰,难道要我成日守着个半老婆子度日吗?多没意思!一会儿,幽王又问褒妃,你是如何得到此信的?褒妃道,守门宫监送来的。昨夜,他见一陌生面孔,身着粗布大衣,却怀抱锦缎的老媪,神色慌张要出宫。宫监疑心此人偷盗。当时叫住她,细细盘问。说我怎么从没见过你?锦缎哪来的?老媪说,王后赏的。宫监说,你是何人?王后为何赏你锦缎?老媪说,王后身子不适,老媪略通医术,故传小民进宫为之查看……宫监冷笑道,你医术比宫中太医如何?老媪不语。宫监大声喝道,你撒慌!……于是,他蛮横地夺过老媪手中锦缎,进行搜查。不料,搜出此信……为了证实自己所言属实,褒妃说,守门宫监和送信老媪正在门外。她是申后贴身宫女的母亲。幽王立刻宣二人觐见。

一开始,老媪担心说实话会对女儿不利,就随口道,是我给王后出的主意。王后本没想给太子写信。是我叫她这么写的。王后对大王忠贞不二,天地可鉴!褒妃插话道,大王,她不说实情。王后根本不认识她。幽王问老媪,你是怎么进宫的?老媪什么也不肯说。褒妃眼一瞪,说,不说实情,别想走。老媪哭着说,大王,真的是我的主意。一切都怨我!处死我吧!奈何幽王、褒妃如何审问,老媪都一人揽罪。最后,幽王没办法了,只好召见申后。

信是你写的吗?幽王把信还给申后。申后说,是,又如何?一宫女补充道,是奴婢让王后娘娘这样写的。不怪王后娘娘!

原来,太子被贬申国一事,传到申后耳朵里。申后心中无比悲愤、激动。她道,我儿不过是折了几支花,打了几下褒妃,受点皮毛伤而已。就算他错了,要施以惩罚,也不至于被逐出京城。如此不念我们夫妻旧情。大王真是被妖姬迷昏了头脑!可怜哀家,备受冷落,如今又母子分离。叫我日子怎么过?!一宫女看不下去,跪下来,建议申后赶紧去面见幽王,请求他收回成命。申后叹道,哀家多么想太子留在宫里呀!可是,幽王此时还在气头上。恐怕此时替太子求情,徒劳无功啊!宫女又说,要么娘娘向大王申请省亲,回申国小住一段?申后说,自从我嫁给幽王姬宫湦,就很少回申国了。不是哀家不想回去,而是,大王不肯。如今,出了这事,大王更加不会同意。宫女摇叹道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。这事本来就对太子处置不公。难道王后娘娘就这样坐以待毙,任由那妖姬胡作非为吗?那褒妃敢对王后娘娘无礼,定然心中没有王后娘娘。依奴婢看,褒妃生性贪婪,不会仅满足于独占皇宠的,还会奢望削尖脑袋登上后位,母仪天下。您一定要多加小心呵!申后说,哀家何尝不知?可又有何法子呢?宫女思忖着说,既然太子殿下蒙冤。大王不知实情。何不写封密信捎给太子殿下,提醒他写信表明实情,并忏悔。说不定大王见了此信,能为之感动。又将他召还东宫……

幽王大怒,你自己再好好看看吧!有你这样做母亲的吗?在自己孩子面前说他父王如何如何坏。你这个怨妇!申后冷笑一声,说,你是什么样的人,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?幽王气得半天说不上话来。一会儿,他说,他再也不想看见申后。说完,就甩袖走了。

褒姒乘此嫌隙,百般讨好幽王。一天夜里,她特备美酒佳肴,精心打扮一番,为幽王献歌献舞……幽王陶醉在美酒美色中……酒至半酣,幽王对褒姒说着绵绵情话,他说,有幸结识褒妃这样的绝世美人,真是天上人间!褒妃见幽王开心,顿时敞开心扉,柔声道,褒某仰慕大王,能入宫日夜陪伴大王是褒某福气。只是,怕这样的好日子不会太长久。幽王纳闷道,为何?褒姒说,臣妾蒙受皇宠,申后日夜怨恨诅咒臣妾。太子宜臼是申后之子。大王千秋万岁后,太子即位,到那时,臣妾与伯服将死无葬身之地。说到这里,褒姒呜咽泣涕。幽王说,寡人也想废王后太子,立你为正宫,伯服为东宫。可是恐怕宫里会有很多大臣反对。褒姒说,您是一国之君,大臣们都得听您的。不从那就是造反。幽王于是说,寡人将此意晓谕大臣,看公议如何?褒姒连忙谢过幽王。

当夜,褒姒开始了忙于活动群臣。大夫尹球、上卿虢石父、司徒祭公,素与褒姒往来颇深。褒妃专宠,尹球等三人为了稳固朝中地位,仕途晋升,常有意赠送金银珠宝等给褒妃,企图通过宠妃的枕边风,得到幽王重用。褒妃不似申后有娘家人作为坚实的后盾可以依靠。于是她结交权臣,作为外援。这次,褒姒设宴,将尹球、虢石父、祭公三人召来。她先把情况说了,然后请他们拿主意。三人都说,只要幽王发话,他们都力挺褒妃。继而,褒姒又连夜去造访平日里喜欢问候她、给她送礼的其他大臣。不在话下。

翌日,早朝礼毕,幽王宣公卿上殿,说,王后教子无方,唆使太子打伤褒妃。朕将太子发配申国思过,以示薄惩。不料申后为此日夜怨朕骂朕,企图联合太子一起报复朕。这里有她亲笔书信为证。申后气量狭小、寡情薄义,难为天下之母。众卿家,朕该如何惩处申后呢?”虢石父奏道:“启奏陛下,王后作为六宫之主,母仪天下,理当是嫔妃们的表率。既然申后不称职,当传旨废之,另择贤德,这是万世之福!”尹球奏道:“臣听说褒姒品行兼优,智慧过人,堪称巾帼表率。若要重新选后,臣以为,褒姒是最佳人选。”幽王点点头。一会儿又说:“若废申后,太子怎么处置?”虢石父奏道:“母子同心。既然废了太子之母,太子定当心怀怨恨。理应另选太子。臣等愿扶伯服为东宫。社稷有幸!”幽王说,褒姒温柔贤淑,待朕贴心。如果众卿没有异议,此事就这么定了。将申后打入冷宫,废太子宜臼为庶人,立褒姒为后,伯服为太子。申后太子其罪难恕,如有谁替他们求情,视作同党。顿时,朝中一片沉寂。两班文武大臣虽然一个个都有满肚子的话想说,但谁也不敢说。都知幽王主意已决,与幽王对着干的话,徒取杀身之祸。幽王见众卿无人反对,他高兴地又重申道,那此事就这么定了!当即下旨,更改王后、太子。

散朝后,太史伯阳父悲愤地叹道:“三纲已绝,大周王朝不久就要灭亡了!”当天,伯阳父借故身体不适,告老还乡。随后不久,不少大臣也陆续辞官。剩下只有尹球、虢石父、祭公易一班佞臣留在幽王身边。

没有了忠臣苦言纳谏,没有了申后鞭策上进。尹球、虢石父、祭公易一班佞臣纵容幽王沉迷酒色。就算幽王一个月不上朝,也没人有意见说半个不字。

置一桌美酒佳肴,拥着美人褒姒,品赏着歌舞、戏曲。听乐工鸣钟击鼓,弹琴吹笙;赏舞姬身披云裳,变换步调,婀娜生姿……这就是幽王的皇宫生活常态。在宫里呆久了嫌闷,有时候,天气好,幽王就带着褒姒外出游玩涉猎。褒姒本来美貌无双,加上华妆丽服,走到哪,都引来不少人围观赞叹,世间竟有这么精致美丽的人儿!幽王听到周围的赞叹声,就格外高兴、骄傲。

幽王一直对褒姒都很满意。不料,一日,一太监对幽王说,宫里有人议论,说褒姒不会笑,白生这么美了。幽王听了,眼一瞪,怒道,谁说的?太监马上自掌嘴,说,奴才该死!不该把这话传给大王。这不,触怒龙颜,要闹人命的!幽王说,到底谁说的。说出来,本王饶他不死。太监咂嘴结舌、吞吞吐吐地道,一群嫔妃及宫女围在一起闲聊说的。奴才路过,不小心听到。

原来,一日,废太子宜臼从申国来皇宫看望申后。申后被囚禁在冷宫,不得离开禁地寸步。宫外的人,也不许进来。就这样,隔着一扇紧闭的门,太子哭着不断地打门,呼唤母亲。门后,申后倚着门暗自垂泪,心如刀绞。太子痛哭流涕,说,母亲受苦了,孩儿不孝,却未能救您脱离苦海!申后泪水滂沱。任由咸涩的泪水滴落,淌进嘴里,她也不擦干。她日思夜想,记挂宜臼,担心着他的饮食起居。她每日都盼着宜臼来看她。可现在宜臼近在咫尺,母子却不得相见……泪水不停地流呵!心情是那么悲痛、沉重!……

有过路的宫女,看到这一幕悲凉的情景,不禁回去在主子X妃面前提起此事。X妃正巧与一班嫔妃们在一起喝茶。X妃与嫔妃们叹息着说,想当年申后统领六宫何等威仪,备受皇宠,让人无比艳羡。不想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……Y嫔妃说,哎呀,可不是吗?我刚入宫时,最羡慕的人就是申后了。她母仪天下,高高在上。记忆中,她是那么美丽、端庄、贤淑。尤其是她的笑容,那是天底下最迷人的。只可惜,天道不测,造化弄人,申后对大王痴情一片,忠心耿耿,回报她的却是昏君的喜新厌旧……哎!一时间,众嫔妃你一言我一语,七嘴八舌议论起后宫之事来。屋子里顿时热闹得炸开了锅。

说着说着,一嫔妃说,怪不得大王为了褒姒废掉申后。大王喜欢的是美貌。申后年老色衰,自然失宠。另一嫔妃马上反驳说,这哪是喜欢呀!这是玩弄!君子重情重义,有责任心。小人见利忘义,没有责任心,没有情感。又有嫔妃说,褒姒虽然长得漂亮,但从未见她笑过。天天都板着脸,就像阴天要晴不晴,要雨不雨。让人看了,压抑、郁闷……

是吗?我的王后连笑都不会吗?幽王开始迅速从记忆的河里搜寻……的确,从他结识褒姒以来,是好像也从未见褒姒笑过呵!但幽王不以为然地对太监说,褒后不爱笑又怎样?就算她不笑也是世上最美的。难道不是吗?太监连连点头说是是是。如果天上有仙女,奴才想,也不过褒后这般模样。虽然嘴上这么说。但从此,能让褒姒笑,成了幽王的心病。

褒姒真的有那么难笑一次吗?听人说褒姒不会笑。当天,幽王急着召见褒姒,命她马上笑。褒姒不解,问幽王,陛下,为何突然向臣妾提出此要求。难道谁在背后议论臣妾什么不成?幽王笑一笑说,朕的王后是天下最美的女人,可大家都说,从未见你笑过。人笑的时候是最美的。王后的笑容,应该无与伦比。幽王想,他这样夸赞褒姒,褒姒应该会心一笑。但褒姒依然面无表情。

幽王想尽办法逗褒姒笑。他对着褒姒做各种滑稽的动作,引得周围宫女、太监一个个捧腹大笑,东倒西歪。褒姒却当没看到一样,毫无表示。幽王又给褒姒讲笑话。他把自认为最有趣的事一一道来,但褒姒听了依旧沉默,面无表情。幽王实在想不出法子让褒姒笑了。

幽王当即下令,在全国各个城市城门上贴出告示:无论何人,只要有能让褒后一笑者,赏赐千金。榜文贴了数月,却无一人揭榜。

幽王等得心也焦了。这天,幽王突然想起三宠臣尹球、虢石父、祭公易平日与褒后最为要好,彼此较了解。不如问问他们,或许有办法。于是,幽王宴请三人入宫商议此事。

幽王问三宠臣有无见过褒姒笑过。三人一齐摇头。幽王又问,有无办法使褒姒开笑口。三人顿时沉默。过了半晌,幽王说,沉默就是默许。朕如此器重你们。将你们委以重任,身居要职。你们个个都博学多闻,智慧超群。朕相信你们不会让朕失望的。是吗?三人颔首称是。幽王又说,你们仨轮流回答。轮到谁时,若说不出主意,就罚酒三杯,以示薄惩。一直这样轮下去,直到尔等想出主意为止。三人心头一紧,感到有了压力。幽王心里暗嘀咕:重赏没人拿得出主意,说不定重罚倒可逼他们想出法子来……

幽王捧着酒杯,先是走到尹球前面。尹球搜肠刮肚,想不出主意,认罚。接着,轮到祭公易了。祭公易无可奈何,叹一声,饮下罚酒……就这样,几轮下来,三人皆有些醉意,开始摇摇晃晃。夜已深,灯火阑珊。四周皆寂静。一天星子,也醉眼朦胧,眨呀眨,无比暧昧……等了半天,三人都无计策。幽王没有耐心了。他想,让褒姒笑多难!寡人是不是给他们出了道难题。或许,如他人所说,褒姒根本就不会笑。他又为何如此勉强呢?或许朕要给他们多点时间。不如先打发他们回去。想着,于是,幽王说,你们先下去。限你们三日内务必想出主意。正说着,这时,虢石父说:“我有一计,保证让褒后大笑。但不知是否可行。请大王定夺!”幽王叫他赶快说来听听。虢石父附耳道来。嘀咕了一阵,幽王赞道,此计甚好,说就照此办。

圣旨一下,宫中内外,臣民百姓,上上下下,无不议论说幽王此举荒唐。朝臣都是尹球、虢石父、祭公易的党羽。听说主意是虢石父出的。更加无人阻谏。

眼看着,幽王和褒后带着一些护卫随从,登途前往骊山了。二人并驾齐驱,车马驰过处,扬起半天灰尘,朦胧了远方的视线……

车驾行到中途,突然停了下来。幽王游玩心切,问车子走得好好的,为何突然停下?轿帘外,宫监禀报道,万岁,前面有人跪在路中间。幽王眉头一皱,道,天色不早,别耽误了寡人的行程。把他赶走!一会儿,宫监回话道,陛下,此人说,一定要觐见陛下,有要紧话对您说。幽王打起轿帘,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。是他?司徒郑伯友!不是已贴出告示,敢谏者斩吗?他不会这么傻冒死纳谏吧?幽王心里说。只听伯友奏道:“臣蒙陛下厚恩,有幸身居要职,效力周王室。近日,臣回去反复思索,权衡利弊,还是觉得圣上去骊山放狼烟,骗诸侯们来,以取宠褒后一事不妥当。望陛下三思!”先王执政时,西戎时有进犯。为防御敌军,先王在骊山一带修筑城墙。城墙上设有烟墩、大鼓。一但有敌情,立刻叫哨兵放起狼烟,同时击动大鼓,以示附近诸侯,速来救援。幽王一心想让褒姒开心,哪里听得进去。他付之一笑,道:“卿家过虑了!当今天下太平,烽火平息数年。烽火台一直不用,人们都差不多忘记它的存在了。现在正好试试,就当军事演习。”伯友继续道:“军令如山,岂能当儿戏?纵观古今,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戏谑诸侯,陛下将失去信义,威严扫地。他日如军情有变,即使举烽火、击战鼓,诸侯必然也不再信。到那时,陛下将如何征集援兵救急呢?”“郑伯友,放肆!来人!押下去,三天后处斩!”尹球过来为之说情道:“伯友虽有些唐突了,但他对陛下一向忠心耿耿,毫无坏心啊!”幽王只好又叫人释放郑伯友,说他下不为例。幽王的车驾继续向骊山驶进。伯友还在激动地狂呼,我王愚昧啊!信义全无,周王朝将要自取灭亡了!……随着马车渐渐远去,风声吞没了伯友的呼声。耳旁只有飒飒风声。

马车“得得”地在路上奔驰着,春风吹动新叶,吹动花潮。阔大的原野上,一缕夕阳垂落,惊起霞光万丈,绚丽夺目。远处的骊山,不再是一道青色的轮廓,越来越清晰了。

当晚,幽王在骊宫设宴,歌舞升平。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突然,窗外,狼烟四起,鼓声如雷,火光冲天。

诸侯们,听到鼓声,看到升起的狼烟,一个个领着兵将,连夜火速赶至骊山……

到了骊山,诸侯们不见敌军一个。只见幽王拥着艳后褒姒,与众品酒赏乐。烛光闪烁,歌姬翠袖翩翩,舞影迷离……幽王差人打发到来的诸侯们回去。并告诉他们没有外寇入侵,辛苦跋涉了。诸侯们听了,面面相觑,十分郁闷。只好又匆匆卷旗收兵而回。

褒后在楼上,凭栏观望,一支支大军火急奔赴前来,正准备迎敌,冲锋陷阵,结果发现,啥事也没有。褒后不禁抚掌大笑。褒姒笑了!褒姒真的笑了!好美呀!幽王看呆了!

回到宫,幽王在朝上褒奖虢石父,说,只有虢石父能让褒姒笑。寡人绝不食言,来人,立刻给虢石父赏金千两。虢石父叩谢幽王。幽王说,褒姒笑容实在太美了!朕还想看到褒姒笑。但用这个法子让褒姒笑成本太高。于是他又问虢石父,还有无别的办法让褒姒笑。叫虢石父回去再好好想想。

虢石父绞尽脑汁,思索数日,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。

为让褒姒开怀一笑,不久,幽王又故技重演烽火戏诸侯。如此这般,反复戏弄诸侯。有诸侯不满,说,大王昏聩,为了一个褒姒,轻废申后、太子,又拿我们寻开心。不如让大王退位颐养天年,拥立原太子宜臼继承王位,一统江山吧!众诸侯纷纷响应,并推举申侯为盟主。申侯说,虽然大王有错,但作为臣子,没有及时劝谏制止大王犯错,也有责任。随后,申后宽慰诸侯们息怒,说他将尽忠尽责,进言大王重归正业,不迷酒色,收回成命,恢复申后母子旧职。诸侯们见申后心意已决,都不再说什么。

当即,申候写下奏章,劝阻幽王,要远离小人尹球、虢石父、祭公易,将妖后褒姒打入冷宫,不要烽火戏诸侯一错再错了。废除伯服太子位,恢复原正宫后位,恢复原太子东宫之位。幽王看到这份奏章,大怒道:“大敢狂徒,胡言乱语!”幽王把奏章递给虢石父。虢石父看了,故意挑拨:“万岁,申侯见申后、太子都被废,心生怨恨,想谋权篡位。所以,伺机言过其实夸大陛下过失,以煽动诸侯们一同叛乱。”幽王着急地道:“怎么处置?”虢石父道:“申候对大王不敬,先将其贬爵为伯。然后征讨申国,以除后患。”幽王准奏,当日下令削去申侯之爵。又命虢石父为将,领数千精兵,择日袭申。

幽王还没发兵,这天,忽有哨马来报,说西戎大军已将镐京包围,正准备攻城。幽王听了大惊。

幽王即刻传令召急大臣前来商议对策。他愤慨地对诸臣道:“好端端的,戎军怎会突然来袭击镐京?必是有人泄露机密,使申侯狗急跳墙,引来戎兵……”诸臣互相对视,大殿一片寂然。

原来,那日,宫中有人听说幽王要暗中讨伐申国,连夜给申侯报信。申后得到消息,立即写下一封书信及一分厚礼,遣人快马加鞭送给戎主。向犬戎借兵。信中提到,如能攻破镐京,必当重谢。戎主见信,豪爽地答应了。即日发一万五千兵,分为三队,孛丁任右先锋,满也速任左先锋,戎主统领中军,援助申兵,一起围攻镐京……

尹球说,战事迫在眉睫,现在不是追究罪责的时候。要紧的是,赶快想出破敌之策。虢石父说:“可举烽召诸侯来援,内外夹攻,必胜。”幽王于是马上遣人到骊山举烽。任凭狼烟满天,大鼓如雷,苦等半天,也不见诸侯一兵一卒来。幽王又怒又急,对诸臣道,怎么回事?举烽不灵了!这些诸侯真正需要他们的时候却不来了,白拿朝廷俸禄了。一大臣嘀咕,昔日大王把举烽召诸侯当游戏,诸侯玩腻了,如今不肯来了。幽王后悔不已。他说,这是寡人的错。随即,又问诸臣,令虢石父为先锋,率一支精兵,冲出去,与敌较量如何?有大臣说,戎兵将乃虎狼之师,异常彪悍勇猛。眼下敌强我弱,力敌必败。虢石父本就不是将才,更何况现在兵少,恐怕凶多吉少……幽王愁眉苦脸地说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难道叫朕开门投降?就算投降,你们觉得戎主会放过朕吗?诸臣都嗫嚅着,摇头。幽王潸然泪下。

正当幽王无计可施,守城将领跑来告急,说戎兵日夜猛攻,诸侯救兵再不到,恐城门快守不住了。幽王哭着对虢石父说,怎么办,戎兵马上要攻入京城了。我军攻不能,守不能,降也不能,束手无策啊!难道朕就只能坐以待毙吗?虢石父说,陛下别担心!或许戎兵只是虚张声势,并没想象的可怕。依臣见,权宜之计,可兵分两路。一支兵马随末将前去把敌人引开,趁此之机,陛下和褒后、太子则在另一支兵马的掩护下,从后门悄悄逃离……幽王说,想来想去,也没有其他办法了,就下令依此行。

虢公本率领兵车二百乘,开城门杀出,螳臂当车,如何与敌兵周旋自不必说。且说,军情紧急,幽王来不及阅军,就携褒姒和伯服,乘车匆匆从城北后宰门走了。司徒郑伯友保驾。

出了北门,幽王直奔骊山。半路上,尹球追上来,哭诉说:“陛下不好了!镐京已被攻陷。虢石父被戎将勃丁杀害,祭公也死于此役中。戎兵入城后,杀人放火,焚烧宫殿,抢劫财物……坏事干尽。”幽王听了,悲痛欲绝。

幽王穷途末路,别无逃生之计,只好驱车来到骊山行宫。他叫伯友再举烽火,召诸侯前来营救。可反复举烽,都不见诸侯的身影。

很快,戎兵就到骊山脚下,将骊宫团团围住。幽王被困骊宫。

天黑了。幽王与褒姒抱在一起,哭泣。他绝望地说,我们已陷入孤境,且无处可逃了。伯友宽慰幽王说:“陛下别怕!有臣在,会保护您的!”幽王问计。伯友说,眼下只有一个办法逃离险境。幽王急问,什么办法?卿快道来。伯友说,为今之计只有兵分两路:先让一部分人到骊宫前放火引开戎兵;末将则带领另一部分人趁乱,保护大王从骊宫后门冲出……幽王听了,感激地说,朕今日身家性命都拜托卿家了!说完,他流下悔恨的泪水。继而又道:“当初要是听你的劝就好了。看来诸侯真的不来救援了。”但时间不能倒流,历史不可重演。幽王悔恨已晚。

幽王等人没走多远,就被戎兵发现了。趁着敌兵不多,伯友叫尹球等保驾先行,他在这里应敌断后。尹球不肯走,说要走大家一起走。不能丢下伯友一人不管。幽王说,要是他们再遇到戎兵怎么办?……伯友只好答应。于是,伯友、尹球边与戎兵厮杀,边护住身后的幽王和褒姒母子。周兵且战且行。

好不容易合力击退了这群戎兵。幽王一行人快马加鞭逃离了约半里路,这时,突然从路旁林子里蹿出一支犬戎铁骑,冲散了逃兵队伍。

戎兵势大,伯友叫将士们切莫惊慌,稳住阵脚。紧随他身后,冲突出去。

只见伯友一根长矛使得出神入化,遇敌兵处,犬戎兵马纷纷倒戈,所向披靡。周兵奋勇杀了一阵,眼看快要冲出重围,这时,随着一阵惊天锣鼓声,不远处又涌来更多戎兵……

戎主亲自带兵赶来了。他指着衮袍玉带的那个人,对兵将们说,休要放过幽王!兵将们正要放箭,群歼。犬戎主忙补充道,慢!听说褒姒美貌天下无双。本王可不想看到一个死美人。先锋满也速说,末将明白。

重兵包围,幽王最终未能逃过此劫。

至今俗语相传“千金买笑”,就是说此事。清代诗人朱集义写诗记载幽王为博得美人一笑,烽火戏诸侯:“《骊山晚照》:幽王遗恨没荒台,翠柏苍松绣作堆。入暮晴霞红一片,尚疑烽火自西来。”

本文连载章节
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 [登录] [我要成为会员]